重庆年龄领队 || 带团,带出了一个日本旅游诗

  原题目:重庆年龄领队 || 带团,带出了一个日本旅游诗词专家

  “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,还有诗和远方!” 歌手高晓松这句“心灵鸡汤”,成了很多人用来鼓舞自己砥砺前行的格言。

  作甚“诗与远方”?每团体能够有分歧的答案。但在重庆年龄国际游览社领队陈寿章眼里,“诗”就是诗歌,“远方”则是游览中的景色,“诗与远方兼得,才是最舒服的人生。”

  5年上去,陈寿章一路游览,一路写诗,共写下2000多首诗词,个中关于日本旅游的诗词,就有近200首。以诗会友,以诗记录游览中的景色,多年的执着与扼守,让老陈成了圈里的红人。

  

  爱上旅游,辞去媒体任务当领队

  50多岁的老陈是一名资深媒体人。上世纪80年代中期,陈寿章从黉舍卒业后,他前后在《重庆日报》、《新加坡联合早报》、《喷鼻港大年夜公报》等媒体任务过。

  “最后当记者写村庄往事,后来跑过时政、经济和旅游往事,也做过总编辑。”陈寿章称,因为任务需求,他也经常全国各地四周跑,“闲暇时,我也要去看看这些城市的风景,到一些景区转一转。”逐渐地,陈寿章爱好上了旅游。

  

  ▲ 爱上旅游,老陈参与重庆年龄国旅当领队。

  “国际除黑龙江,其他中央都去过。特别留恋江南的风景,如诗似画、喧哗幽雅。也很爱好西安、西藏、新疆等地,都有故事、有滋味,也去过屡次。”陈寿章说,旅游可以完全放飞心情,也能丰穷汉生经历,“诗与远方,在前面等着我”。

  诗与远方的诱惑,让陈寿章在2013年关自学考取了领队证,两年后他又考了导游证。不久,他辞掉落媒体任务,加盟了在旅游界很有影响力的重庆年龄国际游览社当领队。

  

  “2013年6月,我接到第一笔营业,事先带了一个37人的团到韩国济州岛及首尔。”老陈说,幸而当记者时,他到韩国首尔采访过,对韩国较熟悉,游览社安插他带队,可以说是轻车熟路。

  “汇集旅游证件,集合旅客报到,操持登机、出境手续,抵达目标地后协助旅客操持出境手续,联系外地导游……陪旅客去酒店,到景区等等。因为准备任务做得充沛,一路上去很顺利。”第一次带队出国的经历,更像是一次“故地重游”。